/ EN
简介

 赫斯特对科学和艺术之间的联系一直很感兴趣。他常常往自己的作品中注入医学的元素,比如药品,药橱和药片等;他的“点”画模拟的是医学颜色代码。赫斯特也常常使用日常生活中的素材,比如办公桌椅和香烟,这在作品“对逃亡的后天无能”[The Acquired Inability to Escape]里可以看得出来。尽管作品里并没有人类作为主角,但却暗含着人的缺席。我们面对的是一个人造环境,简洁干净的现代玻璃窗的设计同样提醒着我们:这是一个水族馆或者是动物园。尽管,赫斯特通过玻璃窗里的香烟想要展示的是逃离的概念,但因为玻璃窗是密封的,所以从这个白领存在的空间里逃出去是不可能的。一把转椅和一张桌子,这种典型的办公用品元素,被用来当作人类存在过的标志,就象人类学的手工艺品。赫斯特通过这件作品,也在暗示生活不能在一个贫瘠和人造的环境里,被简化的只具有功能性。 

  赫斯特对于生物生命的有限性也十分感兴趣。他将动物的尸体浸泡在甲醛溶液里的作品尤为著名,“迷途的羔羊”[Away From the Flock,1994]就是其中之一,是一只泡在这种液体里的羔羊。在作品“女孩,喜欢男孩,喜欢男孩,喜欢女孩,就像女孩,喜欢男孩”[Girls, Who Like Boys, Who Like Boys, Who Like Girls, Like Girls, Like Boys,2006]里,画的表层装饰满了非常漂亮的彩蝶,不过也有让人忧虑的剃须刀。赫斯特在此提醒观众的是生命的短暂。虽说蝴蝶让画的表层变得非常漂亮,但是剃须刀让人联想到的是“镜中花月”的画面,它提醒我们危险的存在和物质的美的非永久性。作品的名称取自1995年英国著名流行乐队,模糊乐队的一首歌“男孩和女孩”,画布上的色彩突出的是生理吸引的复杂性。 

  赫斯特是国际公认的英国最具影响力的艺术家。近来,他开始致力于在伦敦和格洛斯特郡拓展新的展览空间,以此来推动当代艺术的发展。同时,他打算在格洛斯特郡建立一个博物馆。 

2003年,赫斯特名为“慈善”的雕塑卖出了100万英镑的高价,这是英国历史上在世艺术家单一作品首次卖出如此高价。 


展开
作品
展开